首页 »

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

2019/9/19 0:02:11

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

鸟类中,没有比燕子更让我怦然心动的了。


流线型的身体,黑亮如漆的羽毛,枣红色的下颚,雪白的胸脯,剪刀似的尾巴,燕子的外表虽不似天鹅、孔雀天生丽质,但也秀而不媚,清而不寒。惯于轻言细语,声音澈如清露,充盈着吴侬软语的韵味。此外,燕子还有异乎常鸟的魅力。


比如,燕子是鸟类中的建筑师。


天气乍暖还寒,燕子便从遥远的南国翩然归来。在人烟聚集的地方,燕子落下自己的根。选址、筑巢,可谓一丝不苟。选址,多挑屋梁或屋檐下通风干燥、光线好、出入方便的地方。一旦决定落脚,即刻付诸行动,撷取水边干净泥土,润以唾液,嘴脚并用,做成泥丸,再混以细软的草茎、残羽之类,一口口衔回,一点点构建,起早贪黑,无数次往返奔波,风雨兼程直至“竣工”。燕巢大多呈半月形,也有创意之作——或漏斗状,或水壶形,或望远镜样……外观上,燕巢疙疙瘩瘩凹凸不平,里面却舒适温暖。麻雀几不筑巢,白天疯颠颠乱跑,晚上寄宿于树杈、草垛、屋檐下,过着随遇而安的生活;喜鹊爱栖高枝,不像燕子能上能下。故而,会有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写照。


然而,树大招风,处高临深。

 


乡村城镇化之后,燕子筑巢的难度也大了。好在,燕子天资聪颖,一根电线、灯座或隔板,都会成为它们安家立业的根基,即便遭遇光滑的墙面,自身的坚持不懈与人助,让它一样可以安身立命。


比如,燕子有舞蹈家的天赋。


你瞧,燕子那矫捷的姿态:从巢穴里出来一个俯冲,后迅速跃起,勾勒出优美的“V”形曲线。田野、草地、河流、小巷、楼宇间、天空中,都成为燕子表演的舞台。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”或作老鹰优雅盘旋,或画出小丘般柔美线条,有时九曲连环,有时跌宕起伏,有时矫若游龙,有时缓歌漫舞,有时作风筝悬,有时随风而去,忽聚忽散,忽浮忽沉,忽静忽动。有时“嗖”的一声从身边掠过,片刻之间,忽又折回来,伸手一挠,便机敏一闪,再一瞧,已不见踪影;有时徜徉于江河之上,剪出一朵朵灿烂的水花……即便一只燕子也照样尽情独舞,没有伴奏,没有观众,没有喝彩,燕子依然故我。直至夜幕低垂,燕子才恋恋不舍地把浩瀚的舞台让给蚊虫与蝙蝠。次日凌晨,一声呢喃,自由翻飞的日子又开始了……


麻雀飞行总是一颠一颠的,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屁孩。喜鹊爱慢悠悠地飞,要么落在枝头或草地上,蚱蜢一样蹦来蹦去。树梢上,一群鸽子打着唿哨从燕子身边飞过,绕了一圈又一圈才落在屋顶上。
 

 

再如,燕子大概还是德艺双馨的鸟。


燕子出入大多成双入对,彼此间没有争食夺巢的牴牾,啁瞅呢喃,彬彬有礼。当它们有了生命的延续,便齐心协力肩负起养儿育女的家庭义务。


白居易《燕诗示刘叟》云:“四儿日夜长,索食声孜孜。青虫不易捕,黄口无饱期。觜爪虽欲敝,心力不知疲。须臾十来往,犹恐巢中饥。辛勤三十日,母瘦雏渐肥。”诗人将母燕含辛茹苦哺育幼雏写得分外感人,这诗句写的岂止是燕子?麻雀无论在哪里,脑子像缺根弦,不分场合,不论时候,叽叽喳喳吵个不休,一言不合,便打作一团。音质与颜值低也就罢了,喜鹊、白鹭不敢惹,只会欺负燕子,闹出燕雀夺巢的风波,引起人燕共愤,结局自然是颜面扫地,狼狈而去,加上过去名声不太好(被误认为“四害”之一),所以让人有点讨厌。花喜鹊个子大,叫声远,音质沙哑,常摆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子,注定上不了生活大舞台。不过,其名喜气,人们倒不计较。黄雀、画眉歌喉婉转悦耳,但一样难免俗,一条小青虫,一粒野果,常常会让它们争得面红耳赤。

 


小时候,常见人用弹弓或枪打麻雀、喜鹊、黄雀、啄木鸟、猫头鹰、野鸭、大雁……唯独没看到有人打过燕子。这是为什么呢?在人类的意识里,燕子如同家里喂养的狗和猫,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鸿雁总是保持着拒人千里之外的高贵,即便有法的捍卫;白鹭有一双时刻警惕的黄眼睛。燕子似乎生来与人为善。我曾亲眼目睹:一位租房的老太太溺爱孙子想抓只燕子,一时糊涂竟捣毁了燕子窝,四只乳燕摔死了三只,觅食回来的老燕悲鸣不已。老太太的行径遭到众人的谴责。好心人自制了燕巢,带着失去亲子之痛的老燕即刻投入家园重建。我看过老鹰失子报复路人的视频,猫头鹰、乌鸦甚至喜鹊也有类似的举动,但我从未见过燕子的此类行为。你别以为燕子胆怯健忘,其实,所有的生物都是通灵的。燕子与人格外贴心,除了它作为益鸟外,大概主要还是秉性使然吧。


最令人惊叹的,燕子还有看似寻常却最奇崛的强大内心。


暴风雨里,麻雀、喜鹊、黄雀、老鹰都销声匿迹,天空中,唯燕子,仿佛踏浪的潮手在铁马冰河的铿锵里轻歌曼舞。渺小与浩瀚,柔弱与强悍,求索与晦暗,这种挑战自然的气魄造就了燕子非凡的人生。当风刀霜剑步步逼近,燕子们开始云集,电线上一字排开,英姿飒爽的阵容,唯有远飞的大雁能与之媲美,这是它们誓师远行的信号。念想它们清秀可爱的模样,带给人的平安吉祥的祝福,绚丽多彩的舞姿,与人为善的款款情怀……秋离的不舍,此去南国途中的种种凶险,怜悯之心不禁油然而生。迁徙的燕子要飞越千山万水,漫漫征途中,许多燕子因精疲力竭葬身大海鱼腹,或命丧于恶鸟,遭遇饥饿和恶劣的自然环境,但它们未动摇过坚定的信念,放弃寻觅温暖与追求梦想的渴望。

 


燕子与人类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:苦难、勤劳、智慧、友善、勇敢、责任、坚忍……不知道是人师法了燕子,还是燕子临摹了人。有人烟处几乎都有燕子,燕子筑巢的地方也会有人的踪迹。人到哪儿,燕子就如影随形跟到哪儿,无论城市和乡野,不管高堂华屋还是草屋寒舍,几乎都能见到燕子的身影。或许是久处不厌,闲谈不烦的缘故,人们早忘记把燕子当作鸟类。“岂比惊凡鸟,迎人欲拂衣。”燕子呢,也把人类的栖息地,当成自己的家园。“燕子家家入,不嫌贫屋归。”这种人燕同居,物我两忘的境界,在庞大的自然界中,几乎再也找不到第二种鸟了。


凭栏远眺,天地间,一群燕子在自由飞舞,把烦恼和伤痛都丢到舞台之外。


“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”每一个日子都被燕子渲染得那么生动自然,像一棵树,一条河,一片五颜六色的土地。它们自在于本可以俯视的大地和人群,轻剪着关于生命和性情的诗歌。


栏目主编:伍斌